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3YDGAME 23 0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年轻时的毛泽东

  1918年,25岁的毛泽东第一次来到北京。

  他当时不知道的是,接下来的五年将决定他的整个命运。

  1918年,毛泽东跟随老师杨昌济第一次离开湖南来到北京。

  1920年,毛泽东与他难忘的爱人杨开慧结婚。

  1921年,毛泽东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。

  1923年,由于国共合作北伐,毛泽东成为主要领导人。

  所有这一切都要追溯到1918年初毛泽东到达的那个冬天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毛泽东和杨开慧

  那个冬天,他遇到了他的爱人和他的老师,所以当毛泽东回忆那个冬天时,他的话充满了浪漫。

  “在公园和故宫广场,我看到了北方的早春。北海还冻着的时候,我看到白眉怒放。我看到北海的垂柳,树枝上挂着闪闪发光的冰柱,所以我想起了唐代诗人岑参唱雪穿冬衣树后写的诗《吹开万梨树的花瓣》。北京数不胜数的树,引起了我的惊叹和赞美。”

  这是毛泽东对北京北海和中山公园的美好回忆。

  在这里,毛泽东听了李大钊的马克思主义讲座,对当前的世界和中国有了全新的认识。

  在这里,毛泽东和他的老师杨昌济的女儿漫步穿过雪地,从冬天到春天观赏北京的美丽风景。

  当时,毛泽东有机会在北京大学公费留学法国,但毛泽东拒绝了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当毛泽东后来提到这件事时,有许多理由来解释它;但在这些原因中,还有一个毛泽东很少被提及,那就是那就是他也“难过美人关”,陷入了和杨开慧的热恋。

  杨开慧出身书香门第,能出得起“大家闺秀”二字。

  但同时杨开慧又不是因循守旧的小儿女,而是自由独立、富有个性的新青年。

  虽然杨开慧对毛泽东的爱如火如荼,但她从未表达和暴露过这种感情。因为杨开慧接受的新教育是“不要人家被动地爱她”(杨开慧日记语)。

  但物不平而鸣,情动于中而形于言。

  毕竟杨开慧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在日记里写下这样的话来表达对毛泽东的感情。

  “才发现我有这样的运气,得到了一个爱人!我很爱他。自从听到他的很多事情,看到很多文章和日记,我就记住他了。”

  然而,他们的甜蜜并没有持续多久,坏消息和突变就发生了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毛泽东的父母

  1919年3月,毛泽东在北京收到他叔叔的一封信,得知一直爱他的母亲病情突然恶化。

  毛泽东渴望见到母亲,不得不离开北京,回到湖南母亲的病床上端汤。

  毛泽东对母亲的感情很深,这与他母亲的爱是分不开的。

  毛泽东出生前,毛姆生了两男两女,但都不幸去世。

  在生下毛泽东时,毛姆甚至承诺终身吃素,以便安全地抚养毛泽东。

  后来,毛泽东长大读书,父亲百般阻挠,也是毛姆出面处理,让他母亲一家集资让毛泽东上学。

  这时,毛泽东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,就像母亲向佛祖许愿一样,他一步一步地去南岳衡山拜佛,希望母亲能度过这个难关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可惜没有成功。1919年10月5日,在这样一个孤独而悲伤的秋天,毛泽东的母亲去世了。

  事实上,早在4月初,当毛泽东来到他母亲的床边时,他就知道作为长子,他应该承担起家庭的重担。

  于是,同月,毛泽东开始在长沙小学当历史老师,这也是毛泽东26年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职业。

  毛泽东不会想到,一年后,当他还是一名教师的时候,他会迎娶到自己念念不忘心中的爱人——杨开慧。

  母亲去世后,毛泽东忍住悲痛,投身于革命工作。

  1919年12月,离开长沙赴京,上书要将军阀张逐出湖南。

  在北京,毛泽东终于又见到了他的老师杨昌济。

  -image/6e266c63c6cc48f18411c62896f85368?from=pc" >

  杨开慧之父、毛泽东之师杨昌济

  不过,一如数月前的毛泽东母亲,此时的杨昌济也在医院的病床上重病不起。医生诊断此时杨昌济腹腔器官均已衰竭,杨昌济将不久于人世。

  在病榻上,杨昌济给后任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的章士钊写信,希望他能重用毛泽东和蔡和森。

  “吾郑重言君,二子海内人才,前程远大,君不言救国而已,救国必先救二子。”

  杨昌济这封“托孤信”中,最最惦念的居然是他的两个学生,对自己的一双儿女却未做一言交代。

  不久,毛泽东迎来了他人生中第二次刻骨铭心的长辈离别。

  就在毛泽东母亲去世后不到五个月,1920年1月7日,毛泽东的恩师杨昌济也重病去世了。

  毛泽东与杨开慧经历了许久的分别,再次相逢之时居然要一起面对如此巨大的痛苦与打击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恩师逝去与丧父之痛让二人都沉浸在无边的痛苦与心痛中,他们的爱情也不复了往日赏雪吟诗的浪漫,取而代之的是沉重而悲痛的残酷现实。

  造化弄人,一周后,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也在湖南去世了。

  几乎在一瞬间,毛泽东失去了他所有可以依赖的长辈,这一年,毛泽东27岁。

  巨大的痛苦笼罩着尚未到而立之年的毛泽东,但他并没有时间去消化这种痛苦,因为家庭的重担和革命工作的繁重让他没有时间悲伤感慨。

  1920年7月31日,长沙《大公报》发表了毛泽东起草的《发起文化书社》启事。

  8月2日,长沙文化书社成立,毛泽东是27个投资人之一,共募资400元。

  当时,刚刚回到湖南的杨开慧得到消息,立即劝说母亲将父亲的丧葬费结余全部捐献出来,帮助毛泽东等人创办文化书社,以宣传革命救国思想和马克思主义。

  也是在1920年的冬天,杨开慧来到了湖南师范第一附小的教师宿舍,和毛泽东结婚了。

  不坐花轿、不备嫁妆,既无媒妁之言,也无父母之约,他们就这样自由地结婚了,好像一切都水到渠成一般。

  无需多言,他们的婚礼既充满了追求自由与解放的新青年的浪漫,也有艰难环境中的困苦与寒酸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油画中的毛泽东与杨开慧

  婚后不久,毛泽东便辞去了湖南师范第一附属小学的教职,成为了一名职业的革命家。

  而这时的杨开慧,似乎并没有多少时间享受新婚燕尔的甜蜜与快乐。

  杨开慧负担起了家中的全部琐事杂务,并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刚刚成立不久的中国共产党。

  杨开慧深知自己的丈夫在忙碌怎样的一番事业,毛泽东心中不只有他们的小家,更有整个中国的“大家”。

  这也是杨开慧当时选择毛泽东作为自己一生所托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所以,尽管杨开慧婚后琐事缠身、繁忙不已,但是她都理解与明白其中的难堪与不得已。

  1921年,婚后不久尚在蜜月期的杨开慧和毛泽东迎来了一次短暂的别离。

  正是在这次别离中,毛泽东写下了他一生中唯一的一首纯粹描写爱情的短词——《虞美人·枕上》。

  堆来枕上愁何状,江海翻波浪。

  夜长天色总难明,寂寞披衣起坐数寒星。

  晓来百念皆灰烬,剩有离人影。

  一勾残月向西流,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毛泽东手书《虞美人·枕上》

  这是毛泽东和杨开慧婚后的第一次别离。

  黑夜降临,对爱人的牵挂和思念涌上心头。

  难以入眠的诗人只得揽衣推枕,推开双窗,来仰望浩瀚的星空。

  星空银河,牛郎织女,不知毛泽东当时是否想到了被银河阻隔不能相见的牛郎织女,才写下如此哀怨缠绵的诗词。

  看着自己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寂寞身影,又抬头望一望皎洁的明月,“男儿有泪不轻弹”的大丈夫,也成了“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”。

  在毛泽东过往的27年中,青春年少的他没有讴歌爱情,却在而立之年写下了触人心肠的《虞美人·枕上》,更显其对杨开慧感情的浓烈与真挚。

  不知当时的毛泽东与杨开慧是否也预料到,此后,天各一方聚少离多将是他们的常态。

  他们的婚姻生活也将因此而有一抹别样的革命浪漫与辛酸。

  1923年12月,毛泽东再次踏上了离开爱人与家乡的路。

  国民政府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广州召开,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也将开始,他们不能再局限于儿女情长,更要有家国情怀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毛泽东手书《贺新郎别友》

  但此时的毛泽东虽心有凌云壮志,也难舍凄凄儿女情。于是,在这样的矛盾与不舍中,毛泽东写下了《贺新郎·别友》。

  挥手从兹去。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。眼角眉梢都似恨,热泪欲零还住。知误会前番书语。过眼滔滔云共雾,算人间知己吾和汝。人有病,天知否?今朝霜重东门路,照横塘半天残月,凄清如许。汽笛一声肠已断,从此天涯孤旅。凭割断愁丝恨缕。要似昆仑崩绝壁,又恰象台风扫寰宇。重比翼,和云翥。

  毛泽东是天生的革命家,犹如血里带风,似乎注定多年漂泊。

  当革命家遇到“人间知己”,当漂泊者遇到人世牵挂,可谓是多少泪珠儿从春流到冬,从冬流到夏!

  毛泽东挥泪断情丝,离开了杨开慧,踏上了事业的征途,革命的征程,只剩杨开慧一人哺育刚满周岁的毛岸英与还未满月的毛岸青。

  不过这次的分别也并未持续太长时间,1924年,杨开慧就携二子来到了上海和毛泽东团聚。

  在上海,杨开慧一边操持家务,哺育孩子,一边投身到革命救国事业中,成为毛泽东在生活和事业上不可或缺的“贤内助”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油画中的杨开慧

  此后两年,杨开慧随毛泽东进行了多项革命工作,从上海到湖北,从湖北到广州,不论是考察农民运动,还是在广州整理文稿联络党员,杨开慧都在萧条乱世中留下了她坚强而又挺拔的奋斗英姿。

  1927年1月,毛泽东的《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》发表了,这篇报告凝结了夫妻二人共同的心血。随之,同年4月,他们的幺子毛岸龙出生。

  但是,好景不长,1927年8月下旬,杨开慧因为要照顾孩子,只得留在湖南,而毛泽东则要北上去继续进行他的革命事业,去指导红军同背叛国民大革命的国民政府英勇战斗。

  那是夏末的一个清晨,在雾色笼罩的长沙板仓杨家的后山棉花坡上,杨开慧送别了远去的毛泽东。

  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,这一别,就是永别。

  1927-1930年间,毛泽东指导红军开展游击战,粉碎了国民政府一次又一次的围剿。

  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,毛泽东无数次地经历生死,又无数次地虎口脱险,更加无数次地思念自己的爱人与温馨的家庭。

  四处转战的毛泽东迫切地希望得到来自妻子的消息,渴望与妻子通信,便四处托人打听杨开慧现在在哪里,是否安好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杨开慧与两个儿子

  当时杨开慧的日子也过得十分困苦艰辛。

  一方面,她要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;另一方面,她还要躲避国民党对她的追捕行动。

  面对晓月孤灯,杨开慧夜夜不能安寝,对毛泽东的思念与担忧也越加强烈。

  1929年12月26日,这是毛泽东的36岁生日,也是他们分别后毛泽东的第二个生日。

  杨开慧在日记里写道。

  今天是他的生日,我格外的不能忘记他。我暗中行事,使家人买了一点菜,晚上又下了几碗面。……..晚上睡在被窝里,又伤感了一回。听说他病了,并且积劳的缘故,这真不是一个小问题。

  杨开慧甚至还写了一首诗来表达他对毛泽东的思念与牵挂,诗的结尾,写的是:“心怀长郁郁,何日复重逢。”

  可惜,他们在人世间,终究未能重逢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杨开慧烈士像

  1930年,杨开慧被湖南军阀抓捕,军阀表示,只要杨开慧宣布和毛泽东断绝关系,就不为难她。

  但外柔内刚的杨开慧对这样的威逼利诱并不动心与屈服,最终选择了慷慨就义,时年29岁。

  杨开慧牺牲前,只说了一句:“死不足惜,元润之革命早日成功。”

  知晓杨开慧牺牲后,毛泽东也只说了一句:“开慧之死,百身莫赎。”

  1957年,杨开慧牺牲27年后,毛泽东收到杨开慧中学同学李淑一的来信。

  信中李淑一表示,当年丈夫柳直荀牺牲时,自己做了一首《菩萨蛮》。

  如今,又想起了开慧的牺牲,希望毛泽东能将当初新婚时写给杨开慧的《虞美人·枕上》抄写一遍送给自己,以此纪念杨开慧。

  毛泽东读信后久久不能平静,尽管已经和平建国多年,自己也成为了一国主席,但是失去挚爱与挚友的伤痛却依然不曾减弱分毫。

  于是,毛泽东写下了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。

  我失骄杨君失柳,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。

  问讯吴刚何所有,吴刚捧出桂花酒。

  寂寞嫦娥舒广袖,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。

  忽报人间曾伏虎,泪飞顿作倾盆雨。

  第二十七封来信(毛泽东收到李淑一来信)

  毛泽东手书《蝶恋花·答李淑一》

  “泪飞顿作倾盆雨”,毛泽东写给杨开慧的三首诗词中,每一首都离不开一个“泪”字。

  新婚时的《虞美人·枕上》写的是,“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”。

  分别时的《贺新郎·别友》写的是,“热泪欲零还住”。

  二人天人永隔时,毛泽东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悲苦,“泪飞顿作倾盆雨”。

  一代伟人,面对仓惶逝去的爱情,也只能像个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来表达自己的痛苦与哀怨。

  1983年,杨开慧去世53年,毛泽东去世6年后,长沙板仓镇杨家旧屋翻修,工人从墙缝中发现了杨开慧藏下的日记与诗词。

  这些日记与诗词,是毛泽东不在时杨开慧所作,字字泣血,情深意重。

  只可惜,毛泽东并未在有生之年看到杨开慧的心血之作,空留后人面对斑驳的书稿与模糊的字迹发出一遍又一遍感慨。

  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

标签: 第二十七封 来信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