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3YDGAME 24 0

  近年来,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,各种新的犯罪形式层出不穷,其中“例行贷款”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犯罪形式。

  “例行贷款”本身不是犯罪,而是一种非法占有,引诱或强迫被害人签订“贷款”或变相“贷款”、“抵押”、“担保”等相关协议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总称,其中通过虚报贷款金额、恶意制造违约、任意认定违约、销毁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。以及以诉讼、仲裁、公证或者暴力、威胁等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产的。

  “常规贷款”一般包括无担保贷款、校园贷款、车贷、房贷、裸贷。

  在不同的贷款模式和客观情况下,“例行贷款”可能构成诈骗、敲诈等犯罪;也可以定性为民事欺诈、重大误解、明显不公平等仅因高息借贷而可撤销的民事行为。

  因此,有必要结合具体的借贷模式、借贷行为和法律规定,分析每一种以“日常借贷”为特征的民间借贷是否构成犯罪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在国家专项扫黑斗争的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“例行贷款”案件被曝光,不仅被作为刑事犯罪严厉打击,而且被视为涉黑犯罪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2019年4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联合发文《关于办理“套路贷”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》。

  明确了定义、性质、常见的犯罪方法和步骤、可能的犯罪以及“例行贷款”罪与恶势力罪的交叉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本文选取了2018-2019年华东六省一市“常规贷款”案件的69个有效判决,根据维科的法律信息数据库进行分析。

  从省市分布、涉案犯罪、是否涉黑涉恶、作案方式、判决结果等方面进行简要分析,为相关案件的辩护活动提供参考。

  1主要分布在省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从表中可以看出,“常规贷款”的案例与各省市的经济发展程度基本呈正相关。

  主要分布在长三角沿海省份,其中浙江省由于积极发展民营经济,对资金的需求较大,案例最多,其次是上海和江苏。

  2 .参与犯罪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“例行贷款”案件涉及的犯罪主要是诈骗和敲诈勒索,两种犯罪的比例高达81%。

  特别是诈骗犯罪占总额的近一半,这也说明“例行贷款”的本质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虚构私人贷款,骗取被害人签订“贷款”或“担保”协议,最终占有被害人财产的行为。

  “例行贷款”往往伴随着暴力催收,并受到曝光的威胁。使用暴力、威胁等手段非法侵占被害人财物的,可能触犯敲诈勒索罪、寻衅滋事罪;此外,非法拘禁罪和虚假诉讼罪也是“例行贷款”案件中可能触及的常见犯罪。

  3“扫黑除恶”背景下的“例行贷款”案

  对这69个判决逐一分析,在当前“除恶”的大背景下,最终认定其中21个为涉恶犯罪,主要集中在案由为敲诈勒索的案件中;在46起案件中,检方没有指控犯罪和违法行为。

  通过分析得出,大量案件是通过诈骗被害人、制造虚假流水等方式签订“贷款”或“担保”协议等简单诈骗,不包括暴力催收、非法拘禁、寻衅滋事等暴力或软暴力行为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行为人的行为仅限于“纯技术犯罪”,不包含暴力因素,一般不会认定当事人涉黑涉恶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此外,还有两起案件中,控方被控涉恶,但整个法庭最终脱下了帽子,这表明在当前形势下,辩护律师

  经过比较,对身体的69个部位做出判断:

  46名被告人被判处实际刑罚,占67%;

  共判处实际刑罚12起,主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,其中主犯判处无期徒刑1起,占17%;

  被告人被宣告缓刑的案件有11起,占1

  6%。

  刑事案件分析(套路贷刑事案件大数据分析)

  从中可以看出,“套路贷”案件实刑率较高,法院往往会对其作出整体的否定性评价,且一般会认定为主观恶性较深、社会危害性较大,不适宜适用缓刑。

  同时,因为“套路贷”案件往往涉及的诈骗金额较大,故而主犯的判决刑期一般亦较长。

  5 “套路”类型

  经分析判决书法院认定部分,“套路贷”案件一般常见的类型主要包括:

  诱骗、逼迫被害人签定虚高借款合同并制造银行流水、肆意认定违约、暴力催收;

  以“违约金”、“保证金”、“平台服务费”等名义扣除高额费用,肆意认定违约;

  暴力或者软暴力索债;

  隐瞒真相,虚构借款,制造银行流水痕迹;

  故意制造违约情形,暴力催债;

  以“助学贷款”为名义,逼迫被害人写下翻倍欠条,制造违约,暴力催收;

  在澳门赌场制造走账记录等。

  这一点,与最高院、最高检、公安部、司法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办理“套路贷”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》中列举的“套路贷”的常见犯罪手法和步骤基本是一致的,尚未发现新的“套路”出现,也即:

  1.制造民间借贷假象。

  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往往以“小额贷款公司”“投资公司”“咨询公司”“担保公司”“网络借贷平台”等名义对外宣传,以低息、无抵押、无担保、快速放款等为诱饵吸引被害人借款,继而以“保证金”“行规”等虚假理由诱使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签订金额虚高的“借贷”协议或相关协议。

  有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还会以被害人先前借贷违约等理由,迫使对方签订金额虚高的“借贷”协议或相关协议。

  2.制造资金走账流水等虚假给付事实

  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按照虚高的“借贷”协议金额将资金转入被害人账户,制造已将全部借款交付被害人的银行流水痕迹,随后便采取各种手段将其中全部或者部分资金收回,被害人实际上并未取得或者完全取得“借贷”协议、银行流水上显示的钱款。

  3.故意制造违约或者肆意认定违约

  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往往会以设置违约陷阱、制造还款障碍等方式,故意造成被害人违约,或者通过肆意认定违约,强行要求被害人偿还虚假债务。

  4.恶意垒高借款金额

  当被害人无力偿还时,有的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会安排其所属公司或者指定的关联公司、关联人员为被害人偿还“借款”,继而与被害人签订金额更大的虚高“借贷”协议或相关协议,通过这种“转单平账”“以贷还贷”的方式不断垒高“债务”。

  5.软硬兼施“索债”

  在被害人未偿还虚高“借款”的情况下,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借助诉讼、仲裁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、威胁以及其他手段向被害人或者被害人的特定关系人索取“债务”。

标签: 刑事案件 分析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